您的位置:365bet体育在线滚球 > 天下奇观 > 同日军说罗马尼亚语宣传反对阵争思想,记台湾

同日军说罗马尼亚语宣传反对阵争思想,记台湾

发布时间:2019-09-05 23:05编辑:天下奇观浏览(118)

    台湾义勇队纪念馆。资料图片

    图片 1

    走进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的酒坊巷,仿佛穿越到另一个时空。小巷往西北方向数条街外,就是现代商业街区,而这条长约600米的小巷依然朴素幽静。1939年2月12日,一支完全由台湾同胞组成的抗日团体——“台湾义勇队”,就诞生在这里。

    台湾人民具有光荣的爱国主义传统,抗战时期台湾同胞与祖国大陆同胞同仇敌忾,共同奋战,抵御外辱。台湾义勇队就是其中突出的例子,在中国抗战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他们秉持“保卫祖国,收复台湾”的信念,投身祖国抗战,其抗日足迹遍及闽浙赣等地,影响远及东南亚。义勇队从1939年成立时的二三十人发展壮大,到1945年已有381人,在闽台胞是其主要组成成员。他们为抗战胜利、收复台湾作出了重要贡献。在抗战胜利70周年来临之际,本报特辟专版缅怀英烈,追忆他们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

    2014年9月1日公布的第一批80处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中,台湾义勇队纪念馆是唯一的涉台抗日遗迹。

    崇安走出的义勇队

    在眼前这个不到200平方米的纪念馆中,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原会长汪道涵题词“台湾义勇队在金华”,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题词“同源同祖同文,连山连水连心”,中国国民党前主席马英九为该馆题写馆名。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发生。当时,祖国大陆的台胞主要散居在福建、浙江、广东三省,其中以福建为数最多,约有两万人。抗战爆发,日本当局迫令台胞回台,其中一部分人选择回台湾,一部分人则坚持留在祖国大陆。

    时间倒回到那个硝烟四起的年代,多少两岸同胞亲密合作共同抗日的记忆又被勾起。

    出于安全考虑,福建省政府将留闽台胞集中起来,统一安置在闽北崇安县,总人数达400多人。1938年11月,长期从事抗日活动的台胞李友邦从浙江来到崇安县,动员和招募崇安的台胞参加义勇队。

    战火中的白衣天使

    相关的回忆资料显示:当夜,李友邦在广场中呼吁台胞抗日。有人问他:“要怎么抗日呢?”李友邦回答:“可以扛起枪上前线,用日语去宣传给日本人听,让他们反战。”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一声枪响,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各地台胞被日寇大肆逮捕。毕业于黄埔军校的台湾光复先驱李友邦意识到祖国和台湾血脉相连,唇齿相依,深感“欲救台湾,必先救祖国”。于是,组建一支“台湾义勇队”的想法在他的脑中萌发。

    1939年2月,在浙江省金华县城酒坊巷18号正式成立了台湾义勇队,另由6名儿童组成了台湾义勇队少年团,人员组成以崇安台胞为主。李友邦任队长兼少年团团长,张一之任队秘书。张编写了队歌和团歌,并由贺绿汀等谱曲。义勇队队歌的歌词是这样的:“我们是抗日的义勇军,是台湾民族解放的先锋队。要把日寇驱出祖国,要把他在台湾的镣锁打碎。为正义抗战,保卫祖国,解放台湾,把日本帝国主义整个摧毁,整个摧毁。我们是抗日的义勇军,是台湾民族解放的先锋队。”

    在福建闽北崇安山区聚居了一大批躲避战乱的台胞。那里山高林密,与世隔绝的生活虽然安全,也让560多名报国无门的台胞们异常苦闷。李友邦激昂一声召唤,队伍顺利集结!

    建阳医院里的“台湾医生”

    金华地处在浙赣铁路枢纽位置,是抗日重镇、东南前哨,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将队伍落脚在此再适合不过。1939年2月22日,在浙江省委的帮助和支持下,以台胞领袖李友邦为队长的台湾义勇队在浙江金华正式誓师成立。

    台湾义勇队成立后,就开始有计划地进行抗日救亡活动。福建省档案馆馆员陈风介绍,台湾义勇队当年在金华主要开展了四方面的工作。第一,对敌政治工作。义勇队成员熟悉日语,他们翻译日军文件,审讯并教育俘虏,深入敌伪组织获取情报,教战士日语口号等,这是义勇队最为直接的抗日战斗。第二,医疗救护工作。此外,他们还开展了生产报国和巡回宣传工作。

    据金华市台办原主任金振林介绍:“台湾义勇队是大陆唯一由台湾人民组成的抗日队、第一次有组织的大规模抗日运动,并且是人数最多、影响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支抗日队伍。”前前后后,最多时有480多人加入义勇队。

    医疗救护是义勇队抗战活动中最具成效的工作。崇安台胞中从医者多达52人,其中35名参加了台湾义勇队。台湾义勇队成立后,率先设立了医疗工作部,1939年,台湾义勇队在金华成立抗战时期第一家医院,之后,又相继在衢州、兰溪、建阳成立了三家医院。

    这些来自宝岛的义勇队队员,并不熟于打枪开炮。虽然不走在抗战前线为国杀敌,医生、工程师、教师等工作的背景,赋予这些战线后方的勇敢者们更重要的使命。

    1942年浙赣战役爆发,台湾义勇队坚持到最后一时刻才奉命撤离金华,经江山,翻仙霞岭,再经福建的浦城、建阳、南平、永安,于10月中旬到达龙岩。1943年义勇队在建阳成立“第四台湾医院”。

    1939年3月,金华台湾义勇队总部设立医疗所。从此,“台湾医院”,是老百姓对这里最寻常的称呼;“台湾医生”则是他们对义勇队队员们所喊出的,最亲密的名字。

    建阳的台湾医院开张后,每日平均看诊治疗200人左右,8个月治疗病患48536名,医院对荣军、义民、贫民完全免费治疗,其余都是按成本从廉取价。他们还经常下乡义诊,因此,被前方战士和当地民众尊称为“台湾医生”。

    金华台联会的老会长邵梓对台湾医院的记忆仍然深刻,他当年就曾陪母亲到台湾医院看病:“那时白天警报很多,医务也受到影响,开夜班是家常便饭,甚至常常加班到后半夜,有次陪母亲到台湾医院看病,刚挂好号,警报就响起来了,我们只好先逃,晚饭后回来就诊,医生们很细心地给我母亲开药方诊治,没有半点儿不耐烦。”

    除了医疗技术外,台湾义勇队中还有不少技术人员掌握有制造重要战略物资樟脑或药品的技术。他们在盛产樟树的闽北、浙南建立樟脑制造厂,制造出战场上所迫切需要的麻拉利亚药水、皮肤病药膏和需求量大的胃病特效药等,缓解了抗战时期的药品紧缺困难,挽救了众多抗日战士和老百姓的生命。

    这种精神让金华人感动,许多邻县城乡的病人都专程来就医。在纪念馆里的老照片中,医院门口黄包车都排长队,说明台湾医院在金华老百姓心中的地位。时至今日,一提起台湾医生,当地还在世的老人仍会竖起大拇指,连连称赞:“台湾医生,医术好、道德高!”——这是百姓对义勇队工作的最好评价。

    三次突袭挥剑厦门

    台湾医院的开办经费完全从义勇队队员生活费中抽取,不占用一丝公家财产。面对药品短缺,生活疾苦的患者,医院一律免去挂号费,并尽可能免去医药费。医院的一切收入,完全用于帮助祖国抗战。

    1942年的浙赣会战后,李友邦率台湾义勇队撤出浙江转战福建。此后,台湾义勇队在军事上有过3次壮举:1942年6月17日,台湾义勇队在厦门对日军总部“兴亚院”发动武装突击;6月30日,台湾义勇队在厦门虎头山炸了日军的海军油库;7月1日,在厦门日伪政府成立3周年的庆祝会场上,又投掷数十枚手榴弹,当场炸死日伪军数十名,给日伪军的心理造成极大震撼。

    不能被割裂的手足之情

    此外,台湾义勇队坚持连续出版《台湾先锋》《台湾革命丛书》等刊物,后期还创办了《台湾青年》报,这些刊物在报道台湾义勇队与少年团的抗日活动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宣传。值得一提的是,台湾少年团用公演话剧、举办儿童联欢会、公演抗战戏剧、出版《台星》刊物、教唱日语反战歌曲等方式宣传抗战。当时前线部队里流行着这样一句话,那就是:“台湾人都参加抗战了,我们还不该更努力吗?”

    “爱国主义”的光芒,也在看似平凡、本分的工作中闪耀出别样灿烂的色彩。正如台湾医院医生邓东光在义勇队队刊《台湾先锋》中所写:“我们不单纯在服务,还要似一般民众能够明了台湾同胞是怎样地用各种方法帮助祖国抗战……用这样的工作来影响民众们认识到我们共同的敌人是日本帝国主义者而增加抗战的情绪……”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李友邦十分振奋。当年在台抗日,“回唐山去吧”是李友邦常常挂在嘴边的话。如今,抗战胜利,台湾光复,他对台湾青年们说:“我们为了不当日本顺民而在大陆度过了一二十年的流浪生活,饱尝了人生的甜酸苦辣而幸存下来,今天我们可以作为一个爱国的台湾同胞,堂堂正正地回家乡去见父老兄弟了。”

    除了从事医务工作,为百姓生活提供保障以外,台湾义勇队还协助国共两党进行对敌政治活动。义勇队队员大多生长在日据时代。特殊的历史背景,让他们通晓日语,这在对日作战的敌对政治活动中起到重大作用。1941年1月至1943年8月,短短一年半多的时间,178个敌伪情报被收集,上交中央。

    义勇队还创办了《台湾先锋》等多个进步宣传刊物,国民党上层人物陈立夫、于右任、李济深等国民党领导人和社会进步人士,纷纷在刊物上题词,并发表文章;在丽水欧江畔的樟脑厂,台湾义勇队凭借熟练的樟脑油炼制技术,夜以继日地工作,为前线提供源源不断的军需原料樟脑制作炮弹。

    跟随父母来到金华的义勇队员子女们,也义无反顾投身抗日战争的洪流。“台湾义勇队少年团”的孩子们,刚成立时只有6个人,后来,最多时人数达到40人左右,他们平均年龄只有10岁,最大的是儿童团团长,才14岁,最小的只有8岁。

    他们一边接受教育,一边到处演出。他们唱歌、跳舞,四处进行文艺宣传,宣传他们美丽的家乡,动员百姓保护祖国。这些少年是国家建设的希望。在炮火的洗礼中,战乱中的少年迅速成长。他们的足迹踏遍了浙江、江西、福建,山间地头都留下了他们嘹亮的歌声和理想:“打倒日寇,保我中华!”

    抗战胜利后,大多数少年团团员都回台湾岛去了,少数留在大陆。台湾义勇队纪念馆建成后,他们中有的人又回到金华相聚。“要团结千百万的儿童,要收回我们的家乡,我们得和敌人拼个生死存亡……”站在70年前生活、学习、“战斗”过的地方,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相拥在一起,唱着《台湾义勇队队歌》,热泪盈眶。

    深巷中的台湾义勇队旧址记录着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海峡两岸同胞怀着共同的理想并肩战斗的一段过往,这是中华民族不能被割裂的手足之情。

    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滚球发布于天下奇观,转载请注明出处:同日军说罗马尼亚语宣传反对阵争思想,记台湾

    关键词: 365be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