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bet体育在线滚球 > 天下奇观 > 有企业主动撤离,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能解决问

有企业主动撤离,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能解决问

发布时间:2019-08-04 13:29编辑:天下奇观浏览(85)

    惊闻响水化工园区被关停,作为化工人的一份子,深感痛心。作为化工连续化推动者,最近和行业同仁交流感慨颇多,大家从诸多点提出的建议都很有建设性,所以汇总下录下音来形成下面文字,无他,就是想叨叨……

    图片 1

    1

    响水化工园紧闭的大门

    安全、安全、还是安全!不知从何时起我们把安全管理变成猫做老鼠的游戏,本应对自己负责从个体做起的事情,却变成了说教般难以入耳。安全一定是从内心去培养和教育出来,特别是一线的工人。因为现在缺人,一线工人的教育很难。还有一点是啥?他本身就没经过系统的教育,很多地方展现的都是小农意识。现在让他们学习他很累,年轻最好的时光都不念书了,现在阶段敦促他们学这学那肯定有抵触,然后学不会,大家也不也就很少再去荒废力气培训他们。其实真正做到的化工安全,与其上装备,不如通过点点滴滴打造安全文化的形成和建设。很多情况下大家知道的都是其他人知道的,但潜伏的却没人知道,更不愿意深入、系统的思考。

    3月21日,江苏盐城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内化工厂发生爆炸,造成78人遇难。盐城市政府在4月4日召开的市委常委会议表示,将彻底关闭响水化工园区。

    还有一点是把文化融入到心里面去,不能变成监督与考核,不能把安全文化变成一个猫捉老鼠的游戏,而是通过多次、标准、反复的强化训练,成为一种肌肉记忆。就像我在当兵的时候,天天做立正,向左向右看齐,天天练,日日练。为什么天天练?我当时就不理解:真正去打仗上战场了,还能用立正稍息看齐去打仗吗?我一直不理解。但经过近20年的反复思考,我才弄明白这事: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让立正稍息看齐发挥多大的效用,最而是为了让我们听命令听指挥。不能说,枪一场就跑了,要你习惯性地听命令,把这些听命令变成一个人的肌肉记忆和行为习惯。

    “响水事件”的影响波及整个江苏省。至今,江苏地区的化工企业仍处于停产自查的状态。江苏地区一家商会秘书长不无担忧,“一人生病,全家吃药,企业也很难。”

    培训一定要达到这种效果,新兵三个月就能把一个非常散漫的人,朝气蓬勃的人,变成一个听话的机器人,企业能不能同样操作呢?企业的重点是如何吸引年轻人,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很多人担心的就是化工企业事故率太高,但交通事故发生率相比起来高太多了,交通事故的死亡率高达84人/h,不能因为危险就不去干,而因该深度思考怎么干,更安全安全的干。

    响水爆炸事故的影响不止于此,近期,《江苏省化工行业整治提升方案》中提到,未来几年内,全省拟大幅减少化工企业数量,化工园区将从50个缩减到20个,到2022年,江苏省内化工企业将减少到1000家。

    设备老化问题是逃避不了的,你也不可能考虑全面,从数据而言我国很多化工设备产线建于上世纪80-90年代,已经到了重点维护的阶段。即便如杜邦、巴斯夫、陶氏他们的生产工艺也不一定更先进,包括日本的一些化工厂的生产设备也不是很先进。但他们为什么事故率少?更多的是人员素质的问题,在以前90年代的时候,很多化工厂的一些工人都是化工技校,化工学校毕业的,在化工知识的基础上进行操作。化工厂现在反而倒退了,因为现在的大环境让人没人敢去搞化工。像现在这种铺天盖地爆炸宣传,把好多化工人员全部吓跑了,原本有意愿的也经不起七大姑八大姨三番五次的劝导。年轻再也不从事化工,这就造成了人才的断档。

    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内的一些企业选择主动撤离,已和员工签订解聘合同。部分企业还在勉强挣扎,对复业抱有一丝希望。

    好多企业老板,好多企业家想通过装备,通过花钱去解决化工生产安全化是不现实的。真正可行的是也只能是安全文化,也就是本质安全。本质的安全在核电项目中体现明显,其最核心的是核安全文化,即整个参与建设施工运行的人,都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这是个体系。从门卫到厨房的大妈都有明确的行为规范,要知道这个是不能做的,会有危险。如果行为不符合的规范,要抓人,要坐牢,甚至报备核安全局,后果非常严重。

    灾后一月,响水化工厂关闭带来的影响最先在陈家港镇显现,这个倚仗化工园发展起来的小镇安静了许多。未知的变数之下,工人、企业、爆炸中的受害者,乃至小镇上一切与化工园有关的人都站在了十字路口上。

    大家都知道核电的建设速度也非常慢,比如海阳核电站原本计划七年投产,但现在十年了还没投产,不是别的,而是他本身就是那种慢文化。慢,是安全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们都记得那个全球第一大圆珠笔产地的中国却产不出珠心的例子,在追求规模和速度上,我们可以说是无往不胜,但化工不像是圆珠笔残次就作废,很多情况下都是要反复论证、计算的。但之前被GDP撵着走的我们,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引导让我们自上而下都沉浸在对速度的追逐中。但是自然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很多问题只有在反复的打磨中才能够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图片 2

    2

    爆炸后,工厂周边的村子冷清了许多

    在化工生产中还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从实验室直接放大到在生产里面,用釜式间歇生产是有问题的,而且很多时候是诸多点都存在需要优化的地方,而长此以往的积累,就会导致问题非常严重。现在很多企业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都非常重视装备升级改造,重视自动化,但是忽略了你的人员能不能操作起来。如果从事自动化操作连表都看不明白,只能等自动化报警,再滞后处理,这是非常不安全也不科学的。自动化的另一个意愿就是为了节约人力,但化工生产如此浩大的一个工程体系,想要短时间内就完成自动化改造是不现实的。以最近失事的波音飞机为例,如此精密且昂贵的飞机都存在人机磨合中的重大事故,更不要说危险系数更高的化工企业了。

    冷清的陈家港

    所以众神归位,本分的做好自己的职责更为重要。与其将资金投入到新生产线中,更落地的是提升一线工人的薪资,进行更加严格和规范的安全培训,进行人员素质提升,人员素质考核,做好劳动保护。

    响水爆炸事件过去一月有余,我又回到了这里,那场冲击波过境后的痕迹,看起来正在消失。

    现在的生产一线,工人常常会有懈怠心理,时长会见到吹嘘自己因违规但逃脱处罚的个体。而且本应该由企业主导和监管的生产安全,变成了变向的职能部门主抓,从而使得企业疲于应付检查而更难腾出精力来进行自身问题的调整。所以本应该落实到行动中的很多行为,更多时候是落实到了纸面上,但书面文字转化成生产力还是要靠人的执行。而人的培训和教导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养成的。以飞行员为例,在真正驾驶飞机之前,其在模拟室中要经过无数个日夜的苦练。

    一个月前,距离爆炸点最近的王商村一地狼藉,整村的玻璃被震碎。再次回到王商,门窗已被修葺一新,新装上的卷帘门干净的像张白纸。一些住家屋内,塌下来的吊顶,摔坏的柜门和墙面裂缝还没来得及修缮。

    而且一线人员的情绪特别容易受波动,这就需要好多去心理学专家来进行参与这个研究。如何建立一线工人的参与感,让他们感受到重要性,不要那种上班挣钱、挣钱上班就完了。如果到化工厂上班,拿命换钱,那更完了。如果抱有我在这干活来的,我命都不要了,这更要不得。所以化工厂的安全生产是点点滴滴、面面俱到的事情,否则越炸越恐慌,越恐慌越倒腾,越倒腾越炸。

    当地政府为财产受到损失的村民发放了补偿款,每家拿到的金额不等,少则几千,多则一两万。村民将损失上报后不久,补偿款就直接打到了账户上,但也有村民反映,补偿款的金额和实际损失还有一定差距。

    现在的核心问题是好多企业家不喜欢培养人,为什么?培养好的人才走了,给企业留下一地鸡毛。所以好多企业家宁愿买设备、买床子,反正不论你走不走,我的设备有了。如果确实需要人才,我就高薪去挖呗。去年一批企业家到德国进行参访,看到在生产车间里有一批年轻的学徒在跟着师傅们学习相关技能,看大家关注,德国接待员介绍到这是他们的培训体系之一,这一批学员要经过至少3年的跟产实习,才能够独立上岗操作。有企业家半开玩笑的说道:那你们这可不划算啊,这么高的成本培养人,我们到时候把人给你们挖走了,怎么办?

    四月下旬,响水连日阴雨,湿气笼罩下的响水生态化工园区没有什么人气,除了带着口罩在路口巡逻的保安,只有清理现场的机器在轰轰作响,通往响水化工园区的内部路仍然封锁着,只有运输废料的货车带着通行证频繁出入园区。

    没想到这个问题却让德国人有些摸不着脑,反问道:挖走?为什么?

    一位在在响水爆炸现场,参与了采取水样和固体废物样本的专家告诉我,样本中大多数含有水溶性比较好的,如果没有严格控制雨水和消防用水,这些可溶性物质可能会渗入土壤,造成污染。

    是不是挺有意思,人家德国人压根就没考虑过!熟悉德国的朋友都知道其人才培养体系,以朗盛为例,在入职之前就得到了员工的承诺,他们几乎要和企业签订终身的劳动合同,而且他们的父兄,也很有可能就是朗盛的职工。所以企业用三年的时间来培育一个新人,如果从几十年的工作年限来看,是十分核算的。

    我在现场看到,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雨季,园区四周已经挖出一道沟渠,有工人正在渠壁上铺设防水材料,进行防水隔离。此前不久,响水下过几次零星小雨。参与采样的专家提醒,在下雨之前,提前做好土壤和固废的隔离,也可以有效控制污染物渗漏。

    我们也要自上而下形成一个约束,行业约束,不能随便挖化工企业的人,就像军嫂不能随便提出离婚那样,只有这样才能够形成良性的社会风气,企业愿意真正的着力去培养人才。勿说企业,连高校都如惊弓之鸟。因为担心出现事故,很多高校都已经在考虑是否暂停化学实验和相关研究。这样的打击是致命的!如果连我们的科研人才,都因为外部原因放弃了化工的科研,那我们还能指望谁会站出来,促进化工行业的发展呢?

    化工园的冷清蔓延到直线距离5公里外的陈家港镇中心地带,陈家港镇是众多企业员工宿舍所在地,近几年来,陈家港镇人民路附近兴建了不少饭店和宾馆,化工厂员工是主力消费群体,3.21爆炸后,镇上所有的娱乐场所都自行停业。

    3

    响水化工园区关停后,镇上的外地面孔明显少了,饭店的生意冷清很多,一位长期给饭店提供酒水的老板告诉我,以前每个月她都能卖出20来箱中高端白酒,爆炸后至今只卖出了6箱。4月28日下午见到这位老板时,她正埋头在办公桌上睡觉,已经七天没卖出一瓶酒了。

    还有社会舆论的倒逼,把化工厂逼得又害怕又可怕,让化工成为在外部看来的整个产业笼罩着不祥的气息。其实欧美和日本生物化工是一个刚起步朝阳产业,但在中国则变成人人喊打的处境。60年代70年代都是青山绿水的,河里面水都可以喝,如今被污染,很多人都把究极原因归结为化工企业污染,但却忽略了在整个城市化运动的过程中,单位个体消耗能量多了多少。目前中国化工企业达标的排水比雨水还要好,想要让废水出来变成纯净水,太难了。

    4月初,盐城市官方宣布将彻底关闭化工园区,一位长期给化工园提供烟酒的浙商预见化工园区的生意已经没有希望,他准备撤掉镇上年租七八万的店铺及时止损,回浙江老家发展。在镇上开店的本地人还在观望,眼下他们最关心的问题是,在响水化工园区关闭后,当地将来的规划是什么?十几年前,正是因为化工厂的兴建,他们中的许多人才从外地回到了家乡。

    另一方面三废处理必须借助政府的力量,就像码头、公路、自来水厂等都是国家推动的,小企业根本建不起。政府更应该通过主导在园区里统一规划建设,相信企业一定会配合处理,然后支付相关费用。通过集中化的处理机制,进行统一的人员管理和物料管理,通过规模效应降低整个的运行成本,政府也更好管控,企业也可以把原本投到这儿的精力和这些钱,完成企业安全文化的建立,完善劳保工具的采购。政府应当把三废处理厂提升到和自来水厂一样重要的高度上来重视。现在的三废无处排解已经成为了化工企业的重疾,比起关停,响水事件应让政府和企业足够关注三废的处理,但相关的规划和落地方案还鲜能见到。

    “最倒霉”的那个

    行政审批的低效也拖慢了三废的解决。对于这种企业和社会特别急需的服务,更应该特事特批,甚至出台相关政策鼓励有能力的企业参与进去。如果是技术层面的原因,由政府主导将三废研究的科学家组织起来,群策群力,肯定能够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从这个角度上而言,中国的巨国效应相比欧美和日本会更有优势,我们有更大规模的产业集群,有更加丰富和多元的反应测试,在成本和科研上都能取得相应优势。

    盐城市政府在4月4日的市委常委会议上做出了一个被称作“壮士断腕”的决定----彻底关闭响水化工园区。

    4

    江苏省也针对化工行业的整治提升提出意见稿,到2022年,江苏省化工企业或缩减至1000家,有媒体曾报道,江苏地区目前有化工企业逾5000家。这意味着江苏省百分之八十的化工企业将来都面临关闭。

    把化工企业关停真的能让国家更美好吗?且不说衣食住行哪一样都离不开化工产业的支撑,从宏观经济上来看大部分的化工企业都是出口创汇型。这些企业如果不创造外汇,那么国家如何采购回来粮食、原油、汽车?很多局外人从最浅显的层面看到了化工的不足,却意识不到如果缺失了,将会对自己的生活带来多大的影响。以2018年为例,我国外贸出口总金额增长幅度排名前五位的分别是大米、成品油、焦炭及半焦炭、集成电路和未锻轧铝及铝材,其中每一项缺少化工行业的支撑都无法存活。

    据一位知情人统计,爆炸发生前,响水化工园区内真正在维持经营的企业约有四五十家。目前,已经有少数企业选择主动关停。江苏华旭药业的一位老员工证实,他已经拿到企业的解聘合同和十个月的工资。

    现在由于贸易战等原因,很多公司将国内企业剔除出采购名单,与之相映衬的是印度化工企业朝气蓬勃,如此以往内部排斥,外部强敌环伺,中国化工企业要在夹缝中求生存太难了。常态以往,化工产业链很有可能就此转移,而且这种转移是不可逆的,其后带来的就业压力、外汇压力想想都让人头大。

    即使正式关停的消息已经公布,一些企业去留还没定论,想看看有没有“回旋”的余地。发生爆炸事故的天嘉宜公司,员工从三月份开始就没有再拿到工资。一些资金实力雄厚的企业给员工吃了“定心丸”,承诺按每天40元的标准给员工继续发放生活费。

    更重要的是缺少新鲜力量的补充,目前在国内注册公司只要带有化工二字就会受到特别关注,仿佛这两个字本身就能散发出恶意。这只是冰山一角,近些年以PX项目为带包,化工企业仿佛变成了人民公敌般的存在。很多人在中学时代,被奇妙的化学实验吸引,但随着越长大对化学越远离,这种引导是非常不应该的,如果我们化工人才断档,这才是最可怕的。

    江苏地区一位商会秘书长林宏伟曾在“响水事件”之后走访了其所在园区的化工企业,也向响水的企业了解了情况。不少企业向林宏伟诉苦,认为把响水化工园区所有公司一刀砍掉,对于一些企业的打击很大。

    这就好比对待一个病人,他是家里的经济支柱却身患重疾,有些人只简单粗暴的看到病人给自己带来的麻烦,却不想想缺少了他这个家庭是不完整的,缺少了他整个家庭的经济更会受到重创,所以更应该集体来关怀和照顾他,尽快给他把病看好才是重点!

    爆炸发生时,响水化工园区内的天源化工刚刚完成建设,天源化工是按照当地要求从附近迁入化工园区的一家企业,从2016年开始建设,历时三年才基本完工。回访时,我在响水化工园区见过这家工厂,白、蓝色的新办公楼在化工园区内干净显眼,在很多人眼里,天源化工成了“最倒霉”的那个。

    响水化工园区被关停

    这家投资两个多亿的公司,在园区内不算规模很大,但引了比较先进的自动化设备、员工定位系统。爆炸发生前,这家公司才扩招了新员工,已经开始培训,准备试生产。由于项目没有完全竣工,公司还没有上保险。据知情人透露,爆炸之后这家公司门窗和设备也都有受损,不仅没有保险赔偿,还要继续支付所有员工的工资和生活费,建厂的工程款也没有结清。

    这种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实在是让人心寒

    更加迷茫的,是响水周边的化工企业,据林宏伟所知,很多企业并没有拿到政府职能单位的停业整顿通知书,但也以自愿停产、自查自纠的名义停业了,林宏伟认为企业有苦难言,每个企业的特点不一样,甚至到底要整顿什么都不清楚,只能守着厂子,谁也不敢恢复生产。

    作为一名化工人,如果此刻我们再不为自己发声

    说到这里,林宏伟有点着急,提高了声调,他形容这种局面像是“一人生病,全家吃药”,林宏伟在江苏省某地担任商会秘书长多年,每次遇到大小事故,周边企业都要经历一次整顿,在他看来,日常严格检查比事发后简单停产更长久有效。

    恐怕也不会有人帮我们争取了!

    作为企业和政府之间的“传声筒”,林宏伟曾试图与他所在园区的政府部门沟通,尽早帮助合格的企业恢复生产,但总被职能部门反问一句:“你能保证这些企业不出危险吗?”除了企业自身存在的问题,林宏伟认为一些地方政府的政绩观也值得讨论,“政府不能怕承担责就关停工厂,因噎废食”。

    最后以居里夫人的一句话和各位化工同仁共勉:

    企业关停后的连锁反应已经在市场上有所体现,天嘉宜公司生产的间苯二胺每吨价格已经增长将近两倍,一位生产农药化肥中间原料企业的员工告诉我,一些下游企业为了保证生产已经开始大量囤积原材料。

    我从来不曾有过幸运,将来也永远不指望幸运,

    我曾尝试通过林宏伟与有所“抱怨”的企业取得联系,当面听听他们的想法。一些同意采访的企业在采访前临时改变了主意,婉转拒绝了采访。一个接受采访的企业中层第二天发来信息,“我说的那些就不要写了吧。”

    我的最高原则是:不论对任何困难都决不屈服!

    得知我是记者,一些曾向林宏伟诉苦的企业给出了与此前完全相反的说法:“安全大于天,我们都是自愿停产检查,没有什么怨言”。

    标签:化工园区 化工设备 化工人员

    图片 3

    园区工厂内仍然保持着爆炸后的样子

    30辆大巴的求职者

    一个月前,江苏联化的伤员李林在医院告诉我,经过这次爆炸之后绝对不会再到化工厂上班,才一个月,李林就食言了。

    李林有三个孩子,妻子也在爆炸事故中受伤,养家的压力在身,重新找一份月收入六七千的工作太难,至今他还没有从化工厂离职。李林领到了三月份的全额工资,但从四月份开始,暂时只有生活费。

    为了节约开支,李林很少上街消费了,我和李林见面那天约在了快餐店,他给同来的小儿子买了饮料和小吃,自己一杯水也没点。

    实际上,响水县政府曾在四月中旬组织过一次大型的再就业招聘会。参加招聘会的王商村居民马阳记得,想找工作的人装满了三十多辆大巴车,招聘会场就设在响水县城的体育馆。

    招聘会场面很大,马阳估算有几十家企业到场,体育场管几乎被占满,多是附近的钢铁厂、纺织厂等等,以中小企业为主。

    马阳找工作的过程并不顺利,大部分岗位的招聘年龄限制在45岁以下,仅年龄一项就把50岁的马阳卡在很多企业门外。一些岗位要求中专、本科学历,小学文凭的马阳也不够格。好不容易看到一家制作文具的工厂对年龄和学历没有特殊要求,准备填表时马阳却被告知已经招聘满员。马阳甚至开始怀疑用人单位的招聘诚意,“感觉这些企业并不缺人”。

    李林年龄和学历都好过马阳,他却发现,一些企业在招聘时压低了工资水平,同样的岗位,原来工资四五千,现在只给到三千左右,根本不够他养家糊口。一个月前,李林曾跟我开玩笑称,月薪100万都不再去化工厂工作。现实生活带来的压力让李林改变了注意,“我现在只考虑工资,只要钱多,什么厂都去”,说这话时,李林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

    马阳的一个亲戚在招聘会上找到了工作,入职新厂的要求是必须与原来企业解除合同,这意味着,如若将来化工厂宣布关闭,她将拿不到任何补偿。按照劳动法,工作时间越长,补偿越多,没有谁会轻易放弃这份应得的补偿,马阳的亲戚最终放弃了招聘会上找到的工作。

    像李林和马阳一样迷茫的人还有很多,在陈家港一间不足十平米的棋牌室里我见到更多的待业工人。4月28日午饭过后,这家棋牌室里烟雾缭绕,两张麻将桌坐满了人,一场将持续5个小时的麻将局刚刚开始,来晚的人只好围在旁边看着。

    他们都是响水化工园区里上班的外地工人,宿舍就在旁边,自从园区关停,这间棋牌室成了最佳的消遣地点。牌桌上,大伙儿纷纷说着各自的打算,工龄较长的员工倾向拿到失业补偿,有些人愿意服从单位的安排,到其他城市的分厂工作,但待遇会比响水差些。

    还有一些事,是这些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工人们,从来没想明白的,他们把问题抛给了我这个外来者。

    “假如我失业了,养老保险能退吗?”

    “这几年的公积金我能取吗?”

    “记者,你说天嘉宜出事儿,把园区都关了合适吗?”

    ……

    图片 4

    伤者张慧出门总要戴着鸭舌帽

    规矩

    “您怎么看彻底关停响水化工园区?”,我向中国矿业大学化工学院曹景沛教授请教这个企业和员工都关心的问题。

    曹景沛教授不建议采取直接关停的方式,“化工作为国家的基础行业,治理方式不应该是一关了之,而是用相应的制度来限制和规范它”。曹景沛教授坦言,关闭了响水化工园,在别的地方还是会有相应的产业,因为国家离不开化工。

    曹景沛介绍,我国有化工行业相应的法规,而且很多法规也很严格,每个企业也有自己的安全生产规范。但是很多企业在生产过程中并没有严格执行这些规范,所以才会导致安全事故发生。“化工厂里面一个很小的事故就有可能造成连片的事故。我想响水最开始也是一个小事故,导致一连串的爆炸”。曹教授认为什么事情按规矩来,根据标准走,发生事故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你们为什么不能全部按规矩来呢?”我把曹教授的疑问再次抛回给企业。

    “规矩虽然有,但是每个地方的执行力度不一样。”一位在化工企业工作多年的业内人士吴刚也认同曹教授的看法,“你严格执行环保、安全的规定,成本必定会高,与那些投机的企业相比,严格执行规定的企业反而难以竞争”,吴刚说,十多年前,江阴地区的化工企业集体涌入苏北和响水,也是因为江阴地区对化工企业的管理力度加大,所以才进入苏北这片政策宽松的土地。“这不是一个地区的问题,这是中国化工企业整体生存生产环境的问题”。吴刚认为,只有在全国化工园区都严格执行统一的管理标准才行。

    离开响水之前,我又去见了那些在事故中受到直接伤害的人。

    张慧已经出院了,她是天嘉宜公司的一名检验员,爆炸点距离她上班的位置很近,爆炸中,张慧的脸多处受伤。

    因为治疗需要,张慧剃了光头,她带着鸭舌帽和口罩来和我见面,她脸上的伤口正在结痂愈合,但在眼角、鼻翼上还是有清晰的疤痕

    为了不让疤痕变黑,张慧一个月没有吃过酱油和辣椒。她托朋友从国外买来去疤膏,每天往脸上涂抹十几层药。张慧想过日后进行整容治疗,但和很多伤员一样,张慧很担心后续的治疗问题无人问津,办理出院之后,没有人再跟进过她的情况。

    张慧曾认为脸上的疤不会影响自己的生活态度,但出院一个月以来,张慧越来越不喜欢照镜子,她更介意孩子的反应,四岁的儿子已经很久没像以前那样,亲亲她的脸颊了。

    记者/石爱华 李紫薇

    编辑/刘汨

    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滚球发布于天下奇观,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企业主动撤离,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能解决问

    关键词: 365be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