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bet体育在线滚球 > 首页 > 年关前IPv6将小圈圈商用,中国际联盟通将要拉开

年关前IPv6将小圈圈商用,中国际联盟通将要拉开

发布时间:2019-08-04 15:42编辑:首页浏览(179)

    【据《第一财经日报》 2010年01月12日报道】

     

    向下一代互联网过渡开始部署,中国电信试点中小城市

    编者按:当前,云计算早已从概念成为互联网应用和服务的后台支撑,触摸技术成为主流人机交互方式让人习以为常,大数据应用方兴未艾,机器学习开始引领人工智能的新时代……

    电影大片告诉我们,2012年地球将面临一场大灾难。而现实的情况是,继“千年虫”之后,2012的“灾难”的确存在于互联网领域。

    毫无疑问,以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行业是当前最热门,也是和消费生活最为贴近,最能以技术迅速改变人们生活的科技领域之一。在这个实现了充分竞争的行业中,有人精研技术,有人深耕商业渠道,还有人挟资本快炒技术概念……这造成了IT领域两大现象:技术更新的频率极高;各种各样的技术也让人眼花缭乱,难以判定是真趋势还是假潮流。

    中国电信相关人士昨日表示,中国电信内部已经召开下一代互联网部署试点工作启动会,IPv6的商用部署即将展开。

     

    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教授吴建平看来,当下互联网IPv4地址耗尽的情况正在到来,而在2012年之前向IPv6转移,则是迫在眉睫的工作。

    中国下一代互联网发展路线和时间表:

    现在使用的Internet协议版本4,全部地址是3的42次方,即43亿个地址,全球每人分不到一个地址,预计在2011年到2102之时,IPv4地址在全球分配的地址池就会被耗尽。此外,三网融合的趋势也使得互联网地址需求增加,广播、移动电话都在IP化,物联网兴起使得更多的物体也需要大量的地址。

    2013年年底前,开展IPv6网络小规模商用试点;

    “IPv6技术可把世界上的每一粒沙子都分配一个地址。如果到那个时候,把任何东西、任何人、任何机器都连起来就没有问题了,物联网也有了保证。”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局长谢飞波表示,如果继续使用IPv4,将出现没有地址可用的情况。道理就像当时电话号码6位升8位一样。没有分配到地址,就无法访问物联网。而物联网的发展与IPv6紧密联系,因为每个物联网连接的对象都需要IP地址作为识别码。

    2014年至2015年,全面商用部署,开展IPv6网络大规模部署和商用,逐步停止向新用户和应用分配IPv4地址;

    中国电信近日在湖南的会议内容就是讨论下一代互联网的整体演进方案及2010年现场试验方案。中国电信决定在湖南和云南等地选择面积较小和人口较少的城市进行IPv6试点工作。用户业务规模相对较小,网络结构较为简单,不需要更换大量的设备。

    力争在“十三五”期间,基本建成世界先进水平的网络基础设施,完成向下一代互联网的平滑演进过渡,进一步提高互联网普及率,大幅缩小数字鸿沟,基本掌握关键领域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实现我国互联网的跨越发展。

    中国电信集团公司网络发展部总监段建祥指出,通过2010年的试验,要充分论证多种演进技术,寻求IPv6的最佳演进路径,为今后大规模推进IPv6工作奠定基础。

    去年底,我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的核心内容——“教育科研基础设施IPv6升级和应用示范”在清华大学通过项目验收,在国内率先建成了100个完成升级改造并实现IPv6普遍覆盖的校园网,IPv6用户规模超过200万。这被认为标志着我国下一代互联网应用已经走完第一步,奠定了全国大规模发展的基础。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主任毛伟认为,针对IPv6实现推广,不能和现有的IPv4裂开,而是要实现互通,满足物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加速发展。

    按照我国下一代互联网的发展时间表,今年年底前,将开展IPv6网络小规模商用试点,这也意味着下一代互联网将走出“校园”,踏入“社会”。

    吴建平表示,互联网对于中国最大的挑战就是目前互联网的普及率只有25.5%,如果跟发达国家70%的水平相比,在未来十年或者更长时间,要有7亿网民。这样中国互联网还得再建2~3个当前规模的网络,这对中国是非常大的挑战,这样的问题在世界其他国家是不能碰到的。如果要建这样大的互联网的话,我们只有IPv6。虽然目前一些电信设备公司如思科、华为等都提供了IPv6的设备,但运营商如何进行部署和过渡仍是巨大的挑战。

        下一代互联网:更大、更快、更方便、更安全

    在清华大学“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的网络安全实验室,记者感受了一把下一代互联网:登录“六维空间”,下载800MB的电影,只花了约120秒,速度达到每秒6.5MB;打开网页,点击便可以看高清直播……

    在研究者的口中,IPv6是下一代互联网的起点和重要标志。IPv6是下一代互联网或者说是新一代互联网的核心关键词,其全称是“互联网协议第6版”。当前全球通用的互联网核心协议是IPv4,即“互联网协议第四版”。

    “采用IPv6版本的地址协议发展下一代互联网在国际上已成共识,IPv6网几乎成为新一代互联网的代名词。”“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清华大学教授吴建平说。

    清华大学这个“IPv6网”是第二代中国教育网的一部分,也是我国2003年启动的“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的国家交换中心。目前,第二代中国教育网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纯“IPv6网”,也是我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的核心网和试验场。

    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教授、网络科学与网络空间研究院副院长李星介绍说,截至目前,全国已经有300多所高校接入了教育网,超过200万用户,2000个科研单位可以享受体验到下一代互联网。

    清华大学领头的这个网络,作为我国大规模发展下一代互联网的试验平台,其目标直指IP地址枯竭问题。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中心发布的互联网最新统计报告显示,2011年2月,全球IPv4地址已分配完毕。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12月底,我国IPv4地址数量为3.31亿,从2011年起基本维持不变。IP地址供求失衡,只能通过多人使用私有IPv4地址,通过翻译技术共享IPv4公网地址上网等方式解决,影响互联网的安全性和稳定性。

    李星认为,随着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和物联网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终端需要新地址,IP不足矛盾将更加突出。

     “不同于IPv4采用32位编码,IPv6地址是128位编码,即有2的128次方个IP地址”,李星打比方说,IP地址数量之多,可以让地球上每一颗沙子都可以拥有一个IP地址。

    除规模变大,下一代互联网也能提供更快、更便捷的服务。吴建平认为,IPv4网络上的宽带更多是一种接入概念上的宽带,并不是真正的宽带,而下一代互联网起点高,强调端到端的高性能,未来两个点之间的宽带至少将达到100MB以上。丰富的IP地址,使得互联网有了无限扩展性。在无线互联时代,用户可以通过各类移动终端接入互联网,随时随地上网,更加方便。

    吴建平说,现有的互联网,针对目标地址而不看源地址的缺陷,也导致出现垃圾邮件、广告等安全性问题,下一代互联网从体系设计上将更加安全,“不仅要解决一个数据包到哪里去,还要解决从哪里来的问题”。

        与“旧网”不能互联互通,“新网”普及受挫

    下一代互联网的种种优势,并没有让它很快普及开来,其中的关键是IPv6网与当前占主导的IPv4网不能互联互通——IPv6网用户无法直接访问IPv4网络上的资源,反过来IPv4用户也无法直接访问IPv6网络上的资源。

     “这一问题不解决,将制约下一代互联网建设和应用研究部署。”李星说。

    第二代教育网目前的应用范围还局限在高校,要在更大范围内推广则阻碍重重。没有足够多的用户支撑,IPv6网络的应用开发也不能得到有效开展。当前,IPv6网应用还集中在高校教育资源上,如大学数字博物馆和高等学校招生网上录取系统的升级。

    不过吴建平也认为,过渡到下一代互联网将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下一代互联网要既保持现有互联网的优势,又能解决互联网发展面临的挑战和新问题。”

    下一代互联网有两个最重要的“DNA”,一个是“向下”——能够兼容所有网络和各种电子设备;另一个则是“向上”——始终是为用户应用自下而上开发的技术平台。这两个“DNA”都是现一代互联网所缺乏的。

    不过,如何实现两代互联网的过渡并最终实现互联互通,包括推进IPv6网的商业化应用进程,其技术方向上仍存在争议。

    李星认为,从电信运营商的角度看,解决地址不足问题,或许有三种方案:

    第一,继续使用IPv4:给用户分配私有IPv4地址,通过翻译技术共享IPv4公有地址,以解决IP地址耗尽问题;第二,建立IPv4和IPv6的双栈网,但由于IPv4地址耗尽,即便使用双栈,也需要给用户分配私有IPv4地址,通过翻译技术共享IPv4地址;第三是新建纯IPv6网,通过IPv4/IPv6翻译技术,解决IPv4/IPv6的兼容问题,实现与IPv4网络的互联互通。

    “第一种方案不能从根本上解决IP地址不足问题,第二种方案成本太大,世界上只要有任何一个区域用IPv4协议,你就要保留原有网络,而且最终仍解决不了与IPv6间的切换问题。”李星说。由此看来,第三种建设纯IPv6网络,并与现有网络互联互通,是目前较为可行的方案。

    李星认为,建设IPv6网需要花费大量成本,如果不能解决与IPv4网络的互通问题,运营商的积极性不会高,因此建设IPv6网络需要有国家经费的补贴。教育网中IPv6网的运营就得益于国家的补贴。

    吴建平认为,当前向IPv6过渡困难很多,还有许多技术问题有待解决,但核心是社会认知与政府的支持,不能仅仅依靠市场来推动。

        时间表迫近,亟待发力    不仅是中国,全世界在下一代互联网普及路上都走得并不顺畅。

     “从全球范围看,IPv6发展至今,其网络规模不到IPv4的1/10,流量只有IPv4的1%。”李星说。与此同时,推动互联网由IPv4版本向IPv6版本演进过渡,并在此基础上发展下一代互联网已成为全球共识,很多国家出台推进IPv6网建设的时间表。

    困扰IPv4网和IPv6网互联互通的问题,似乎也看到了曙光。李星带领的研究组提出的无状态IPv4/IPv6翻译技术可以解决IPv4地址和海量IPv6地址空间的无状态映射问题,以及不兼容的IPv4协议和IPv6协议的翻译问题。通过在第二代教育网上的运行,证明了其原理和工程上的可行性,这有望解决向下一代互联网过渡的世界性难题。

    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在教育网上的试验,也验证了吴建平研究小组提出的真实源地址认证问题,这一方案为下一代互联网可信与安全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

    吴建平说,从目前情况看,我国在下一代互联网建设和研究的部分领域走在世界前列。而且教育网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成果,现在需要加快IPv6网的过渡,为中国互联网发展赢得先机。(2013-02-18人民日报)

    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滚球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年关前IPv6将小圈圈商用,中国际联盟通将要拉开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