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bet体育在线滚球 > 生命医学 > 烟草院士,30名院士联名反对中式卷烟入围科技奖

烟草院士,30名院士联名反对中式卷烟入围科技奖

发布时间:2019-07-24 08:04编辑:生命医学浏览(181)

    “烟草院士”缺席院士大会未领院士牌

      “卷烟入围科技奖”一事,有了新进展。昨日,《中国科学报》刊登了中国30位院士联名反对“中式卷烟”入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的消息,引起轰动。记者致电“中式卷烟”推荐单位国家烟草专卖局,新闻处等几位相关人员对此事表示沉默。

    如许多人所料,被称为“烟草院士”的谢剑平缺席了6月12日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大会,留下一个未被领走的新科院士牌。在会场,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面对中国青年报记者提问“谢剑平为何没有出席大会”时,他回答“他请假了”,但并未透露具体缘何请假。消息一出,外界的猜测纷至沓来,一位刚当选半年的院士缺席“加冕”仪式,其院士席位是不是留不住了?两周前带头抵制“烟草院士”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华医学会会长钟南山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谢的缺席值得欣喜,这起码为工程院解决该问题留下了一个空间。6月12日上午,中国工程院第十一次院士大会全体会议举行。按照惯例,在这个每两年一次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大会上,工程院将为去年新当选院士和外籍院士颁发证书,饱受争议达半年之久的谢剑平能否顺利拿到这个刻有自己名字的院士牌,被外界看作是其能否名正言顺“当选”院士的最后一道仪式,故而备受舆论关注。6月12日,周济依次为该院9个学部的新科院士颁发院士牌并合影留念。音乐响起,报告厅内4块大屏幕上同时出现每个上台新科院士的名字、简介以及照片,轮到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时,谢剑平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其本人也未到场。面对舆论关注,中国工程院并未提前对外公开说明其缺席的情况。就是当天的院士大会,现场的工作人员也对此避而不谈。记者询问大会环境与轻纺工作学部的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称自己并不知情,并表示不愿透露有关谢的任何问题。事实上,在大会开始前,就已经有学者在微博上表示谢无法出席院士大会:“昨晚有院士给我发短信,说6月12日上午给新院士颁发证书,但名单上没有谢剑平。”这一点从工程院院士大会的会议手册里没有谢剑平的房间号码也能看出。至于原因,这则微博称“没有通知谢参加院士大会”。坊间还有一种说法是:“谢被要求不出席大会,工程院也暂不会为他颁发院士证书。”不过,这两种说法均未得中国工程院的认可。对于谢剑平的目前身份,周济说“当然还是院士”,但谈及主席团层面的意见时,他则闪烁其词:“这个事情,我们都很清楚……我们会妥善处理,在适当的时候和你们说。”面对工程院尚无定论的答复,钟南山表示可以理解。“他们还需要时间。”他顿了顿说,“这是一个敏感的问题,解决起来并不容易。”钟所说的敏感问题指的是,根据《中国工程院章程》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办法》,如今的谢剑平已经通过既定程序当选为院士,复议或撤销他的院士资格都不容易。这种不容易体现在“章程”与“大是大非”的冲突上——在章程中,涉及撤销院士称号的条款写道:“当院士的个人行为涉及触犯国家法律,危害国家利益或涉及丧失科学道德,背离了院士标准时,可依据以下程序撤销其院士称号。”但是谢剑平并没有被发现有法律、道德层面的问题,而目前反对声音也主要是针对谢“降焦减害”研究成果的学术问题。包括钟南山和陈君石在内等中国工程院医药卫生学部的20多名院士认为,“降焦减害”是伪命题。全国人大常委、中国工程院院士王陇德也曾对媒体表示,国际科学界从未承认烟草“降焦减害”这一命题,我国政府签署已6年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也明确规定:不允许任何烟草制品以“低焦油”、“低危害”欺骗误导公众。这一点钟南山有更为切身的感受:“我所接触的肿瘤病人,绝大多数都是抽滤嘴烟、降焦烟的,他们并没有因为吸这些烟而没得病。”不过,他们的声音并未完全得到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层面的认可。涉及学术问题的讨论,本应是十分简单的“对或错”,为何涉及到谢剑平的研究成果,就复杂了?钟南山直言,这就牵扯到了目前工程院对于某一领域学术问题研究的狭隘化,换言之,应由谁对某一些学术问题作权威判断。具体到“降焦减害”,不少院士认为,这并非谢剑平所在的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所能评判的问题,王陇德在对媒体解释院士联名要求重审的主要理由时说:“‘降焦减害’的‘减害’是对人体健康而言,评审应由医药卫生学部来进行,而不是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不过,按照章程上对于增选的说法,“每次增选,每位院士提名候选人数不超过两名;获得不少于本学部3位院士提名的候选人为有效。对候选人的评审和选举由各学部组织院士进行”。这意味着,只有候选人所在的学部才具有对其研究成果学术评判的权威,其他的意见则只能在公示阶段提出,而后者在钟南山看来因公示资料不够详细无法起到真正作用。在撤销某位院士称号上,根据现有章程,也须经其“所在学部常务委员会调查核实,进行审议后,由本学部全体院士投票表决。”这意味着,在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再来一次全体院士投票,半年前“超过2/3院士同意当选”的结果可能再次上演,那么,针对谢剑平的院士“复议”也就只是走过场。唯一的办法,似乎只能是加入医药卫生学部的意见。但一个学部“插手”另一学部的院士评选、复议事务并无先例。这也是钟南山觉得最为棘手的地方。然而,每当想到“降焦减害”对人的健康是一场骗局这一大是大非的问题时,钟南山就“按捺不住自己站起来反对的心情”。“章程在大是大非面前显得微不足道。”钟南山告诉记者,按照既定的章程,谢的院士身份很难改变,但是,一切科学技术都是为人类社会发展服务的,即便是核武器的研究也是为了保卫国土,“脱离了科学的终极目标,却只谈不够灵活的死章程,是本末倒置。”钟南山最后告诉记者,如果章程阻碍了科技的宗旨,他相信有关层面一定会进行调整,“我相信工程院能解决好这一问题,但还需要时间,把到底孰轻孰重捋清楚。”更多阅读中华预防医学会等函请重审烟草院士资格院士将再次联名上书复议“烟草院士”卫生部:工程院应就烟草院士明确表态相关专题:2012年“两院”院士大会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此前,“烟草院士”谢剑平是否应该当选引发的讨论,也有了进一步消息。昨日,中国工程院副院长旭日干表示,此事还未达成初步意见,仍然在做工作。“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有消息的时候,我们会主动告知媒体。”

      “烟草院士”

      谢剑平 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副院长。

      2011年12月8日当选为中国工程院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院院士,被舆论称为“烟草院士”。长期从事烟草化学、烟草香料和卷烟降焦减害的应用研究工作。

      反对院士

      钟南山 牵头反对中式卷烟入围国家科技奖的院士之一。

      钟南山说,他看不出来中式卷烟对人体有任何好处,不适合入围国家科技奖。而“谢剑平做的‘减焦’很漂亮,有很多创造。但是看不出有任何的减害。”

      卷烟该不该入围科技奖?

      院士疾呼顾及国家形象

      3月22日,科技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发布第67号公告,公示2012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受理项目目录等。其中,工信部旗下国家烟草专卖局推荐的“中式卷烟特征理论体系构建及应用”名列其中。近日,科技部回应称,卷烟参评科技奖一事正依程序正常进行。对此,30位院士疾呼:有关部门要严肃面对公众期待及国家形象,尽快给社会一个明确交代。

      记者注意到,此次联名反对的30位院士,大多是来自中国工程院医药卫生学部,带头签名的是秦伯益和钟南山两位院士。

      而在国家烟草专卖局官网上,一则消息可以看出他们对国家科技奖的重视。“烟草行业科技领军人才和学科带头人管理办法(试行)”的通知中,明确写道:选拔科技领军人才要具有一定的科研业绩,要符合8个条件中至少2项。其中,首项含“获得过国家级科技奖”。

      “烟草院士”该不该当选?

      面对质疑谢剑平沉默

      据悉,今年春节后,工程院主席团、医药卫生学部和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二十几位院士,以及谢剑平本人均被召集到工程院,进行了一个上午的“学术答辩会”。

      4月10日,中国工程院还在继续讨论“谢剑平当选院士”一事。“谢剑平是由环境和轻纺工程学部选出来的,医药卫生学部的院士多数是持怀疑态度。”有关院士说。

      记者也了解到,在此次会上,几位来自医药卫生学部的院士也试图给谢剑平辩解的机会,但谢剑平除了最初的30分钟发言外,一直没有说话。

      据悉,一些为谢剑平评选院士投赞同票的人,投票时主要参考了谢剑平所获得的“三个国家科技进步奖”。

      昨日,秦伯益院士表示,力主撤销谢剑平院士称号,因其研究以“减害降焦”为主攻方向,而“降焦”的“减害”效果早为半个多世纪众多国外学者否定,而谢剑平并没有拿出任何实验材料足以推翻前人结论。

      秦伯益院士建议,由工程院主席团对谢剑平的申报材料进行“复议”。

      声音

      烟草行业总以它是国家纳税大户作为自己骄人的业绩。殊不知,国家从烟草税收中的所得还不足以支付由烟害造成疾病的医疗费用支出,更遑论其他多方面的损失。如果政府只看到烟草行业上交的税收,而不顾烟害对吸烟者和众多无辜者的伤害,那还是“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吗?那还算对人民负责吗?

      ——秦伯益,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医学科学院原院长

      烟草行业经济效益越高,则危害老百姓的健康越大。国家级科技进步奖公然与《国家科学技术进步法》的规定唱对台戏,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安全和人民健康。是可忍孰不可忍。

      ——陈君石,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研究员

      ■ 新闻链接

      30联名院士名单

      秦伯益 钟南山 胡敦欣 雷霁霖 于德泉 卢世璧 张金哲 甄永苏 闻玉梅 姚新生 黎介寿 饶子和 郑守仪 石元春 黄志强 石学敏 范云六 李载平 刘彤华 刘玉清 孙燕 匡廷云 肖培根 程书钧 项坤三 池志强 盛志勇 陈冀胜 李宁 沈倍奋

      ■ 对话

      昨日,对于“卷烟入围科技奖”、“谢剑平”当选院士这两件事,钟南山院士分别发表了看法。

      1 科技奖要能改善人的健康

      新京报:这次抵制“中式卷烟入围科技奖”,为什么和秦伯益院士牵头反对。

      钟南山:所谓的“中式卷烟特征理论体系构建及应用”的内容,关键是调香,让味道更好,推动更多的人吸烟。而国家科技进步奖的最终目的是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核心是健康水平。

      新京报:也有人提出质疑,涉及核反应堆等高科技项目,会有放射性污染,为什么可以评奖。

      钟南山:那不一样。原子弹或者新型武器是为保卫国家,目的是“敌人”。

      新京报:卷烟入围国家科技奖励,不只一次。有报道称,我国烟草类研究10年7获国家科技进步奖。而首位涉及烟草的院士是已过耄耋之年的朱尊权。

      钟南山:当时,中国还没有加盟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烟草框架公约。2003年中国签字,2007年全中国实施。

      新京报:国家烟草专卖局官网提到,需要烟草行业的科技领军人才和带头人,你觉得矛盾吗?

      钟南山:这个需要。国外有一项研究,那种粉末状的烟,抽后不想吸了,我就很赞成,这也是对烟草的研究,关键是研究的技术用来做什么。

      2 主流声反对烟草院士当选

      新京报:你是中国工程院第五届主席团成员之一,2011年新增选院士选举出烟草方面的院士的时候,你投赞同票了吗?

      钟南山:主席团主要是把把关,各个部门程序是否对。当时,觉得章程有缺陷,研究烟草的那位非常明显。主席团没有专门的投票,没有这一步。

      新京报:谢剑平的“减焦减害”为什么看不出减害?

      钟南山:里面缺少对人的观察和对各项生理的观察。抽他(制作)的烟,是不是能减害,没有任何指标说明这个问题。就这样简单。

      新京报:此次联名反对“卷烟入围科技奖”的院士,包括反对“烟草院士”的人,都集中在医药卫生领域。

      钟南山:反对的声音是主流的看法,我也接触过个别院士,也有的不同意这个看法。同时,医药卫生部门,关注的也是人的健康。

    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滚球发布于生命医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烟草院士,30名院士联名反对中式卷烟入围科技奖

    关键词: